小雪 不要 嗯 民工小柔

柯然然从来没有想过能再遇到老师。

更何况,她们的老师根本就不是普通人,而是赫赫有名、堂堂飞鸟团的团长。

这本是个秘密,被媒体一炒作,网络大肆刷博,现在已经被大多数人知道,自然也就算不上什么秘密了。

她满心失落的在走廊中走着,忽然眼前一亮,看到坐在外面那失魂落魄的孤单背影,柯然然瞳孔缓缓放大,小手捂着嘴巴,轻唤了一声:“老师?”

那男子听到叫声,惊讶的转过头来。

疑惑的看着柯然然说:“老师?什么老师?这车厢里哪有什么老师?”

“怎么是你?不在铺上好好待着,跑到外面扮演什么深沉?”柯然然蹙眉微皱:“还有,你身上的衣服哪来的?”

“谁说我扮深沉,今天哥们这是撞运了!”那男子满脸欢喜,从兜里掏出一块手表,在柯然然眼前晃了晃,说:“喏,看到没,这是劳力士手表,价值不知道好几万呢!那人用它换走了我的衣服和车票,值不值?告诉你,这玩意就算是假货,价值也是上千,我绝对亏不了……”

柯然然没等他把话说完,已经推开列车软卧房门,朝着外面男子29号卧铺位置看去。

邹巴巴的被子揉成一堆,上面一个人都没有。

“别看了,他躺在你铺上了!”28号上铺处,一个二十三岁左右的男子声音有些不满。

好不容易坐火车的时候碰到一个美女,正琢磨着如何搭讪认识,讨好对方,留下一个好印象呢,那陌生男子进来后,二话不说就躺在女神床上休息,扰乱了他的好计划,这让他如何不恼怒。

嗯
小雪

只要柯然然开口说一句那人不是的话,那他立马就下去把那贪睡的家伙撕个稀巴烂。

柯然然摇了摇头,垂着眼帘看着躺在自己卧铺上的那男子,心想他或许是太累了。

男子见女神没有搭理自己,还以为她畏惧、软弱怕生,这样自己更有必要表现下男子气概,忍不住说道:“高帅那家伙也真是的,不高不帅也就算了,还贫的被人用一块破表换去了车票!看这家伙的样子,就像是个劫匪。他私自买卖车票,咱们要不要告发他?!”声音很大,像是故意要让唐于蓝听到,他颈部很宽,两条胳膊并不粗,不过肌肉看上去很结实。

“嘘,小点声。”柯然然竖起中指,对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。

“我……你管他睡着睡不着?”男子感觉自己好心被当成驴肝肺,显得十分气闷。

接下来,他发现柯然然就像做贼一样,探出头,两眼贼溜溜的朝那躺着的男子不断打量着。

“滚开,老子睡觉,别烦我!”唐于蓝全身疲乏,着急着恢复体力,正要好好休息,可那声音总是接连不断的从耳朵里传进来,搞的他心烦意乱,忍不住发怒骂道。

1 2 3 4 5 6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