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肉细腻的片段 看了流水的的小说

他笑着说:“我和温柔可能很快就结婚了,我喜欢她,就是因为我喜欢纯洁的女孩。”

他特意把“纯洁”二字咬得极重。

所以第二天一大早,头条的标题是:美女画家温柔澄清传闻,未婚夫称其仍是处女。

这就有点标题党了,内容基本跟记者会差不多。我特意看了评论,内容有理解也有黑。

接下来就不关我事了,温励的公关会处理。

几天后,事情基本平息,温励来了医院。

阿狸去给盛灵开家长会了,叶子上课,梁正则忙着他的生意。

温励来时,我正自己吃饭。

他一进门就看到了,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来,问:“用我帮忙么?”

“我右手又没事。”我忙说:“你快坐吧。”

他在我对面坐了下来,说:“我下午回去。”

“哦。”

他又看向了我的左手,眼神里透着一片雾蒙蒙的难过,问:“好一些了吗?”

“好多了,不过医生说得半年才能全好。”

他的手动了动,看样子是想握上来,但他没有。

我想了想,说:“兄妹的话,法律只规定不能发生关系,握手,抱一抱,应该可以吧。”

我以为这样算是给温励台阶,没想到他摇头,无力地说:“上帝不允许,我怀着情欲拥抱我的妹妹,上帝不允许。”

一瞬间我也觉得自己节操跳水。

彼此沉默了好久,似乎再也找不到话题。

有肉细腻的片段
看了流水的的小说

温励终于说:“爸爸的病情已经不是很稳定,你可能要做好随时去纽约的准备。”

“做什么?”

“他一直很想你。”

“他想得是Joy。”我到现在依然不想承认这件事,“不是我。”

“他们只是不小心弄丢了你,错的是拐卖你,伤害你的人。”温励看来已经很愿意当我哥哥了,“爸爸一直很思念你,妈妈也是。”

“我不想去。”

“他的病情真的已经很严重。”他几乎是哀求的,“我明白这样会伤害到你,事实上我也……”他停了停,稳定了一下情绪,“我保证只有这一次。”

我没有说话。

“如果他还很健康,我不会逼你做这种事。”他无力地看着我,伤感地说:“我同样很难过,真的。”

“没觉得你难过。”我真的没觉得,“你到现在依然很冷静的,你爸爸是你爸爸,跟我没有关系。那么有钱为什么不早点找到孩子?我很难找吗!”

我最近已经试着让自己冷静了,可今天这个话题又激起了我的不甘和不平,“我满大街地给人家行乞,你们认不出来吗!”

他依旧沉默,样子非常为难。

“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是你们一直在伤害我,他快死了,我也自杀了,我不会去看他的,别用道德绑架我。你们才养了我几天,我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些人!”我又忍不住哭了,“你一知道真相立刻就跟我分手了,那么迫不及待。别以为真相出来我就应该原谅你,你差点害死我。现在依然这么冷静地逼我,你想过我吗?被弄丢的不是你,我从小到大没有享受到你们家的任何好处,没人问过我,你以前还用你的钱和地位威胁过我。你想过我吗?”

1 2 3 4 5 6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