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老师的第一晚 np 黄文

爷爷生病了,才会这样。等爷爷好了,就会变好看了。龚香琴走过来,弯腰揽住大宝的小肩膀,柔声冲他说道。

真的吗?大宝一脸疑惑,歪着头盯着床上的爷爷好长时间,然后道:妈妈,你快去拿毛巾,给爷爷擦擦脸吧。

对啊。爷爷脸上有些黑黑的,我也觉得不好看。小宝附和地应道。

好。龚香琴有些手抖地应了一声,然后看向张宸毅,和他对了对眼神。

是她想太多吗?

小孩子就算是看到了什么,也应该没有大碍吧。

或许,就是因为公公脸色太灰败,没有鲜活之气,有些难看,所以,才会这么说。

爷爷要睡一会儿,你们先跟着姥姥回家吃晚饭,好不好?张宸毅将小宝从身上抱下来,站起身道。

张宸毅打算让他们先回去,等父亲醒了,再让他们过来。

爸爸,你不回去吗?小宝仰头问道。

爸爸要在这守着爷爷,等爷爷醒来,就不回去吃了。张宸毅弯腰,笑着冲女儿说道。

一会儿,小宝回来给你带吃的。小宝又说道,十分地贴心。

张宸毅因为女儿的话,嘴角不禁翘起来,心底暖暖的。

才多大点的孩子啊,就知道关心自己了。

他是个幸福的爸爸。

张父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,等他身子恢复的还可以,能够不用扶,自己可以走路后,张宸毅他们便将他接出院了。

黄文
黄文

爸,等收拾收拾东西,咱后天就回老家。老家的房子都让羽轩收拾好了,回去就可以住人。张宸毅冲他说道。

这一个多星期,他没有时刻守在病房内,因为他要处理军区的事情,为了他可以长达一个多月的离开做准备。

假期很难,可,再难,张宸毅也申请下来了,他要陪在父亲身边,陪他共同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。

好。张父坐在轮椅上,笑着点头,真是麻烦羽轩了。

你和他客气什么,他都要成为你女婿了,这次正好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,他巴不得呢!张晓茹笑着说道。

张父没说话,可笑的很开心,很欣慰。

这话,让他心里舒坦。

这天啊,真是越来越冷了!估计等咱回去,不久就该下雪了,咱家的炕还有吗?还是学人家东北烧炕暖和,你爸不能受冻。

张母瞧着外面光秃秃的梧桐树,开口说道。

妈,这个我们想到了。家里暖和着呢,一点都不比这里差,你就放心吧。龚香琴笑着说道:你们从老家出来了快两年,不知道家里发展地可快了,医院也不差。

这都是你的功劳。张父笑呵呵地道,一脸的骄傲:没有你,也没有现在的丰县。

爸,你可真会夸我,都要将我给吹到天上去了。龚香琴失笑,道:我当年就开了个头,然后就撒手扔开不干了,我可当不起这个夸。

当得,当得。张父依旧说道,龚香琴也不和他争了,他说当得,那自己就认了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